上饒新聞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 新聞:0793-8224621 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字報刊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> 健康 > 健康資訊 > 保健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萬物皆可盲盒”該歇歇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7-07 09:37:22  |  來 源:北京晚報  點擊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最早的玩具盲盒,到文具盲盒、生鮮盲盒、機票盲盒、寵物盲盒……最近,在北京街頭又出現了飲料盲盒,讓盲盒這股風越吹越廣,儼然有“萬物皆可盲盒”之勢。但隨著過度營銷、虛假宣傳、質量堪憂、售后糾紛等問題頻發,盲盒經濟似乎正在逐漸失控。人們不禁要問:真的是萬物皆可“盲”嗎?盲盒經濟,該如何走回正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飲料盲盒抽到臨期食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三里屯一家街邊小店里,新裝了一臺盲盒飲料自動售賣機,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前來“打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盲盒飲料機有1.8元、5.8元和8.8元3個不同的價位,每個價位都有一定幾率抽到帶有獨特包裝袋的隱藏款。消費者購買時,對飲料的品牌、口味等信息完全無法預知,只有掃碼付款后,掀開取貨口的那一刻才能揭曉答案。這種不確定性的玩法,激起了不少年輕人的好奇心和購買欲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商家在店內的墻面上貼著宣傳語:“讓你占便宜沒夠,吃虧不可能!”但這些飲料盲盒真的“物超所值”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購買了6次1.8元、4次5.8元和兩次8.8元檔位的飲料盲盒。其中,1.8元檔位的盲盒抽出的飲料多是一個品種,其余兩個檔位抽出的都是市場上不常見的進口蘇打水、碳酸飲料和果味汽水;其中有5瓶飲料為臨期產品,距保質期僅剩1至2個月;有7瓶飲料的市場售價低于盲盒價格,僅有5瓶飲料的市場售價略高于盲盒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女士選擇了5.8元的飲料盲盒后,機器里掉落出的是一瓶兒童果汁。她用手機查詢了網上的售價說:“這瓶飲料在網上賣6.2元。雖然看起來不虧本兒,但如果讓我自主選擇的話,我平時肯定不會買這款飲料喝的。”不過,她覺得圖個新鮮體驗一下還是挺有意思的,打開盲盒的一瞬間也是對自身好奇心的一種滿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附近上班的王先生抽中了5.8元檔的隱藏款“福袋”,里面是一瓶花生牛奶飲品,瓶身上標注的生產日期是2020年8月,距離保質期僅有一個月的時間了。“又‘踩雷’了,上次抽到的椰果飲料我就不愛喝。”王先生抱怨說。在他看來,開盲盒本身帶有賭的性質,自己應該做好愿賭服輸的心理準備,“說到底,商家又賺了錢又清了庫存,難道還真能賠本兒銷售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失控”的盲盒亂象叢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盲盒越來越火,盲盒這股風也從潮玩界刮到了飲料、零食、文具、化妝品、生鮮等各行各業,就連旅游業也跟著湊起了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98元單程機票!不喜歡?全額退。”某旅游平臺發起的“機票目的地盲盒”活動,在今年清明假期吸引了2000萬人參與。消費者只需花98元,就會得到一張隨機目的地、隨機日期的國內單程機票。五一假期前夕,攜程、去哪兒、飛豬等平臺也紛紛推出機票盲盒,有的平臺還推出雙人、升艙隱藏產品,甚至額外推出酒店盲盒等多項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未等熱度退去,機票盲盒就因多種問題頻發導致口碑下滑。記者調查發現,大部分機票盲盒售出的機票其實是尾單機票。也有購買酒店盲盒的消費者發現,自己購買的盲盒價格高于酒店實際入住價格。在機票退改簽方面,不少消費者反映,自己購買的盲盒航班被取消后,平臺不予退款,且非自愿改簽僅限原定日期的前后3天。截至7月4日,黑貓投訴平臺上有關“機票盲盒”的投訴多達289條,問題多集中在無法正常退款和無法正常兌換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各電商平臺、短視頻平臺上,搜索關鍵詞“盲盒”,盲盒店鋪、盲盒開箱、盲盒帶貨比比皆是,線上盲盒種類多得讓人眼花繚亂。打開某直播平臺,搜索“快遞盲盒”,就會看到點贊數十萬的各種快遞盲盒拆箱直播。主播坐在成堆的快遞盲盒前,用小刀劃開一件件快遞盒子,把拆出的發飾、杯子、棉簽展示在鏡頭前,偶爾拆出一個藍牙耳機、手表等,就會夸張地大喊:“值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主播的口中,這些快遞盲盒是無人認領、丟失賠付后的快遞件,誰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。而事實上,從事這種生意的商家曾爆料,快遞盲盒沒有多少是真快遞,而是用不值錢的尾貨包裝成的“快遞”,偶有幾件真快遞,也是連商家都懶得去要的“垃圾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些盲盒生意為了獵奇或博人眼球,漸漸走向了失控。5月3日,愛心人士在成都發現被打包寄送的160余只貓狗??爝f單顯示,運送物品多為名貴品種,但盒子內實際多為普通的貓和狗。利用普通快遞郵寄貓狗,缺乏必要的疫苗接種程序,又要面臨長途運輸過程……“寵物盲盒”的亂象,已經突破了社會道德和法律的底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盲盒發展至今,早已跳出單純的潮玩領域,逐漸演變成商家造勢牟利的一種營銷手段,催生了許多亂象和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探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家為何紛紛試水盲盒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、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朱巍分析,盲盒的本質在法律上屬于“射幸合同”。射幸合同往往都帶有一定的風險性質,在締約時不能準確判斷合同的效果。這最初起源于保險合同,后來又逐漸擴展到彩票、期權、網上抽獎等,直到出現大熱的盲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商家為何如此熱衷于試水盲盒式營銷?在朱巍看來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商家利用了消費者的賭徒心理,從中謀取利益。盲盒消費的隨機性給人以不確定感,消費者不知道盲盒中的產品究竟是什么,因此會感到好奇,也會產生以小博大的賭徒心理,從而引發非理性消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一些商家也在利用盲盒的營銷模式,把盲盒當作“清庫存”的工具,處理掉一些滯銷產品。有的產品本身并沒有過硬的競爭力,商家只想通過蹭盲盒的營銷熱度,尤其是在設計規則不明確的情況下,以此來處理積壓商品。這其中,不乏商家過度營銷、虛假宣傳等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一些商家還利用盲盒炒作“爆款”。很多商家推出的盲盒都號稱限量款,造就稀缺性,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欲,達到類似于“饑餓營銷”的效果。在盲盒衍生出的二手交易市場上,一些限量款盲盒甚至被炒到天價,催生了一條灰色產業鏈。“這些‘爆款’在二手市場上的價格被炒得很高,但其本身價值卻不高。各種所謂的限量款,不過是生產商通過控制產量制造出供需不平衡,達到囤積居奇的效果,實現炒作的目的。這種‘投機’行為也為盲盒持續升溫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”朱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絕非萬物皆可“盲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朱巍看來,當下的盲盒市場十分龐大,這種營銷模式看似“萬物皆可盲盒”,但事實上并非適用于所有商品。比如食品、飲料等行業,就可能涉及消費者的生命權、健康權。由于盲盒里面裝的東西不確定,是否會危害到消費者健康也是不確定的。商品是否在保質期內?是否含有某種物質會引發消費者過敏?這些都必須要在消費者購買商品前做出明確說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常鴻律師事務所律師彭艷軍進一步補充說,諸如藥品、醫療器械等商品也應當禁止以盲盒的形式銷售,這類商品需要嚴格對應適應癥或適宜人群,一定要充分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。此外,違反法律和違背道德的寵物盲盒,也應當被禁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商家以盲盒的名義清貨,以次充好、以假亂真,則構成欺詐。”彭艷軍認為,盲盒中有的信息可“盲”,但有的信息不能“盲”。眼下大熱的盲盒,通常存在兩個問題,一是從外包裝上很難了解商品,且缺少商品詳情的告知;二是其抽取概率缺乏透明度,這實質上是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和自由選擇權。盡管盲盒銷售中關于產品的款式等存在一定的保密性,但關系產品質量和服務的信息,商家均應當充分告知消費者,讓盲盒內物品的商品價值、出現概率、分布方式等關鍵信息真實透明,確保消費者知情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在退換規則上也不可“盲”。如果商家提出盲盒售出一概不退不換,則屬于霸王條款,侵犯了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中消協指出當前盲盒市場存在四大亂象:商家過度營銷,消費者易中套“上癮”;商家涉嫌虛假宣傳,到手貨品與宣傳不符;產品質量難以保障,假劣、“三無”產品時有出現;消費糾紛難以解決,售后服務亟待改善等。如何加強監管這種新的營銷模式,成了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艷軍建議,對于盲盒產品,應出臺相應的商品規范,明確盲盒產品的范圍以及“盲”的程度,明確盲盒產品銷售中合法與違法的邊界。同時,引導消費者理性消費,提高消費者的證據意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巍建議,正處于發展期的盲盒市場要想長久發展,必須要在法治軌道上穩步運行,盲盒經營者應自覺依法誠信經營,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應對此加強監管,關注到盲盒背后的殺熟、囤積居奇、虛假宣傳等一系列問題,凈化盲盒經濟亂象,讓行業自治與政府監管雙管齊下,促進行業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